whatisxrp

发布于 2021/9/20 1:35:15   22人围观


what is xrp


根据 市场波动的比例 买入和卖出  第三条 交易规则是基于 百分比交易。


   甘氏认为,在市场中,只要顺应市场趋势,有两种买卖方式。


    1)如果 市况在高位回落 50%,就是买点。


    2)如果市况在底部上升50%,就是卖点。


  甘氏理论--十二条交易规则( 全文图7从高价的50% 水平买入;从低价的50%水平卖出。


    此外,市场顶部或底部的百分比水平往往成为市场的重要支撑或 阻力位


  以下百分比水平值得特别关注。


  1),3~5%2)10~12%3)20~ 25%4)33~37%5),45~50%6)62~67%7)72~78%8)85~87%  在很多百分比中,50%、100%和100%的倍数是市场的重要支撑或阻力位。


  其实,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在未来,大数据应该无处不在。


  即使无法准确预测大数据最终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在 人类社会中。


  由此带来的变革浪潮很快 就会充斥在地球的 每一个角落。


    比如,亚马逊的最终期望是:/最成功的图书推荐应该只有一本书,就是 用户想买的下一本书/。


     谷歌也希望用户在搜索时,最好的体验是搜索结果只包含用户需要的内容,这不需要用户给谷歌太多的提示。


  当 物联网发展到一定规模时,产品可以借助条形码、二维码、RFID等进行唯一识别,传感器、可穿戴设备、智能感知、视频采集、增强现实等技术可以实现 实时信息采集和分析。


  数据可以支持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能源、智慧医疗、智慧环保等概念需求。


  这些所谓的智慧将是 大数据采集的源头和 服务范围


  北京时间周四凌晨2点,美联储公布 利率决议及政策 声明,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0.25%不变,维持 1200亿美元月度 购债规模不变,将 超额准备金利率(IOER)维持在0.1%不变,将隔夜 逆回购利率(ONRRP)维持在0%-0.25%不变,将贴现利率维持在0.25%不变,均符合市场预期。


  委员们一致同意此次的利率决定。


  FOMC:通胀上升是临时因素所致, 经济加速复苏但拒绝收紧政策FOMC声明指出,美国 经济活动就业有所增强,但经济前景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经济发展路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新冠疫情的进展,当前持续的公共卫生危机将在近期继续拖累经济活动、就业和通胀。


    我们这个民族,曾经不遗余力地让“不朽”的允诺成为自己宗教的核心和本质,但同时又最热衷于对复利原则的运用,并且对 这一“最有意图性” 的人类制度抱有特殊的眷恋之情,这一现象也许不是偶然的。


    因此,我认为当达到这一丰裕而多暇的境地之后,我们将重新抬起宗教和传统美德中最为确凿可靠的那些原则——以为贪婪是一种恶癖, 高利 盘剥是一种罪行,爱好金钱是令人憎恶的。


  而那些真正走上德行美好、心智健全的正道的人,他们对未来的顾虑是最少的。


  我们将再次重视目的甚于手段,更看重事物的有益性而不是 有用性。


  我们将尊崇这样一些人,他们能够教导我们如何分分秒秒都过得充实而美好,这些心情愉快的人能够从事物中获得直接的乐趣,既不劳碌如牛马,也不虚度岁月,逍遥如神仙中人。


    可是要注意!谈论上面所说的这一切现在还为时尚早,至少 还得等上100年。


  而现在我们必须自欺欺人地把 美的说成丑的,丑的说成美的,只是因为丑的有用而美的不能带来实惠。


  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们仍然还得把贪婪、高利盘剥和谨慎奉为神明。


  因为只有这些才能把我们从经济必要性的沼泽中带出,走上康庄大道。


    因此,我盼望在不太遥远的将来,整个人类的物质生活条件能够发生前所未有的 巨变


  不过,当然这个巨变将是渐进的,而不会一蹴而就。


  实际上,这个巨变现在已经拉开了序幕。


  这一变化的进程将只是意味着,那些经济必需问题已经得到实际解决的阶层和集团的人数会越来越多。


  当这种状况有了普遍的发展从而使得“对邻人之爱”的性质发生变化之后,我们就会认识到其间的关键性差别。


  因为当经济上的意图对你来说已不再是合情合理的时候,对别人却可能仍旧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迈向经济上的这一极乐境地的速度,取决于以下四个因素——我们对人心的控制力量,避免战争和内证的决心,把理应属于科学领域的事务交付给科学来处理的自觉意愿,以及由生产和消费之间的差额所决定的积累的速度。


  只要前三者不出问题,最后一点也就会迎刃而解。


    我们在进行经济性目的活动的同时,也应当提高生活的艺术水平,并进行一些试验来为我们的终极目标作些适当的准备,我看这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但首要的一点是,我们不能过高估计经济问题的重要性,不能为了它假想的必要性而在其他具有更重大、更持久意义的事情上作牺牲。


  经济问题应该成为由专家来处理的事务——就像牙病应由牙医来处理一样。


  如果经济学家们能够做出努力,使得社会把他们看成是平凡而又胜任其职的人,就像牙医的地位一样,那就再好不过了!